香港集運電話
儒家思想正統地位的確立和鞏固
發佈時間:2021-08-30 10:25 星期一
來源:學習時報

在西周,周天子通過分封制擴大了自己的統治基礎,又通過宗族長來統治各自宗族的人民。其中,分封對象體現的是尊,宗族治理體現的是親。就這樣,周朝最高統治者按照親親尊尊的原則、通過制禮作樂,建立起統治秩序。

西周的這些治國思想,被以孔子為代表的儒家所繼承。孔子的核心思想一説是仁,一説是禮,二者其實是統一的。沒有仁貫穿於禮,則禮就變為簡單的禮儀,成了沒有內容的空殼,不能發揮教化作用;而沒有禮,則仁無從寄託和表達,等級制度無從建立和維持,也失去了教化的有效辦法。孔子仁和禮的思想,與周公的制禮作樂是一脈相承的。孔子自己説經常夢見周公,並説“周監於二代,鬱郁乎文哉!吾從周”。儒家人學思想,講的是如何正確處理人和人的關係。到了孟子,他提出了“五倫”,也就是全社會最重要的五種人倫關係,並提出了處理這五種關係的原則,這就是“父子有親,君臣有義,夫婦有別,長幼有序,朋友有信”。孔孟的思想代表了儒家的基本思想,確立了儒家思想的基本格局和氣象。所以宋元以降,人們常把儒家思想稱為孔孟之道。孔孟之道是一種維護社會秩序的思想,而孔子、孟子又都生於羣雄爭霸的亂世,所以他們的思想久不見用。大凡治國的思想,都必須是道理上講得好,而現實中又行得通才行,這就是孔孟之道何以不用於當時而又長用於後世的原因所在。

公元前221年,秦始皇統一中國。但秦王朝只維持了15年就灰飛煙滅。有鑑於秦亡的慘痛教訓,在西漢建立之初,陸賈就向劉邦提出了一個十分嚴肅的重大問題:“居馬上得之,寧可以馬上治之乎”?意思是用武力可以得天下,但並不能治天下。而之後的賈誼在《過秦論》中又進一步指出,秦滅亡的根本原因是“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”,意思是秦朝在統一天下後,繼續濫用武力而不施仁義,因而導致失敗。於是,公元前134年,在經過長達幾十年的休養生息之後,漢武帝終於採用了當時的大儒董仲舒的建議,實行“罷黜百家,獨尊儒術”,也就是把儒家思想作為統治思想和全社會的主流思想。漢武帝之所以這樣做,董仲舒的以下這段話説得很清楚:“《春秋》大一統者,天地之常經,古今之通誼也。今師異道,人異論,百家殊方,指意不同,是以上亡以持一統;法制數變,下不知所守。臣愚以為諸不在六藝之科孔子之術者,皆絕其道,勿使並進。邪辟之説滅息,然後統紀可一而法度可明,民知所從矣。”

儒家講德治,但“獨尊儒術”的意思不是説治國只靠儒術、只講德政,而是實行恩威並舉、德主刑輔的治國之策,儒法合治,並行不悖。這就是漢宣帝所説的,“漢家自有制度,本以霸王道雜之,奈何純任德教,用周政乎”。為了更好地貫徹儒術,統治階級對儒家思想的內容作了更加清晰的釐定。公元79年,漢章帝召諸儒於洛陽的白虎觀,並親自主持諸儒對儒學經義異同的爭辯,據此成書的《白虎通義》系統提出了“三綱六紀”的道德倫常,而著名經學家馬融又首次將“三綱”與“五常”並稱。“三綱五常”理論的系統化,標誌着統治者所認可的儒家政治倫理體系的初步形成。

經過董仲舒等漢儒和統治者的改造,漢代的儒家思想還在其他兩個方面有了很大發展,一是大一統的思想,二是忠孝的思想。大一統,也即以“一統”為大、為尊。在春秋時期,一統指的是諸侯皆統繫於周天子。秦始皇統一天下後,一統引申為政治上的整齊劃一和經濟、文化上的高度集中。而忠孝的思想早在春秋時期即已形成。到了漢代,儒家把忠孝的思想突出出來,其標誌是《孝經》的出現和流行。《孝經》分別講了孝的基本理論、孝的實行辦法,並規範了從天子到庶人的五種不同之孝。它的貢獻是,十分明確地從天地人的角度論述了孝的根據,反覆論證了孝在教化百姓中的重大作用,提出了“以孝治天下”和“移孝作忠”這兩個持續而深刻影響中國傳統社會的政治、倫理主張。於是,從漢朝開始,歷代統治者大多聲稱“本朝以孝治天下”。“移孝作忠”也被後來的統治者不斷提倡和推行。總之,以孝為德、以孝齊家、以孝治國和移孝作忠、忠孝一體等思想,都為後來的統治階級所繼承,並逐漸成為人所共知的價值觀念,因而產生了長久而深遠的社會影響。直到今天,人們在評論人的品行時,往往還會這樣説:他對自己的爹孃都不孝順,還能對別人好嗎?

在歷經先秦的濫觴、兩漢的沉潛和隋唐五代的醖釀之後,儒家思想迎來了新的發展,這就是宋代理學(道學)的產生及其思想體系的形成。理學是漢唐以來儒學的集大成。它在吸收佛道思想精華的基礎上,推陳出新地創造了內容極其豐富、邏輯極為清晰的思想體系,並以其體大思精、影響至巨登上了中國古代思想史上的高峯。宋代理學家認為,天下萬物皆有理,這些理應天而生、自然就有,所以叫天理。天理只有一個,它散入萬物而成萬物之理。萬物之理雖有異同,但本質還是這一個天理。一如夜晚不同的河流都有月亮的影子,但這些影子都來自天上的月亮,這種現象叫“月印萬川”,這個道理叫“理一分殊”。“理一分殊”的天理表現在人身上就是仁義禮智信,在這其中,仁是根本。道學認為,天有道,故人也有道。在道德的內容上,主要還是處理五種人倫關係的仁義禮智信等。其核心是處理君臣和父子關係的忠孝。而衡量人是否道德的關鍵是看其動機是好的還是壞的。因此,義利、公私之辨最為緊要。在人性上,既主張人性本善,又認為人有慾望,慾望超出其應當便為私和惡,這就是人慾。因此,人生就是一個“存天理、滅人慾”的過程。人應該不斷讀書明理、一生修養不息。人通過修養而使自己從自私中擺脱出來併成為有道德的人,就能進入到做人的最高境界。達到這種境界的人就能有一種他人難以體會也難以企及的最高幸福。道學的這些思想成果是在不同學者的迭相爭鳴、激烈辯論中不斷髮展和完善的。其中,最著名和對後世影響最大的是南宋朱熹的理學和陸九淵的心學。到了明清時期,朱熹與其之前的北宋“二程”的思想並稱為程朱理學,陸九淵與明朝王守仁的思想並稱為陸王心學。通過各種制度和辦法,推廣和弘揚理學的這些思想成果,就形成了禮教,成為維護社會秩序、培養百姓道德行為的工具。(顧春)

責任編輯:劉策
8591757